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199章 醉酒男子免费阅读

第199章 醉酒男子
    喝茶听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等雪清禾踉踉跄跄在姜离的身后站稳,才发现在自己的身后。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头发蓬松枯槁,胡子拉碴并且满是冰渣的男人。

    再仔细一观察,这个男人面部红润,说话吐词不清。

    于是雪清禾想通过身体前倾侧身,让自己听听这个男子的在说什么。

    但是由于男子说话声音,十分的小,并且说话断断续续的,并且地方口音十分的重,根本就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只是可以看见其外表,虽然面部十分邋遢,但是从衣着来看,虽然不是很华丽和昂贵,但是可以从细小的地方发现是有过十分精细的打理的。

    挺直的衣领,并且肉眼可见,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污垢。

    衬衣搭配背心,外面是一件可以看出了是一件的较厚的西服,最外面则是一件皮袄。

    皮袄里面的衣服没有一丝褶皱,裤子也是,可以明显的看出熨烫的痕迹。

    脚下的皮鞋虽然在雪地中的前行,使其光泽不佳,但是任然看的出来皮鞋的油蜡的关泽。

    很明显这不是一位随处可见的流浪汉,但是反常的行为,又实在是令人费解。

    雪清禾再仔细的一闻,空气弥漫着浓厚的酒精的味道。

    再一看,再雪清禾的无法看的一侧,手中抓着一瓶偌大的伏特加,好像西服的装口袋巾的位置也同样别一瓶金属罐的酒。

    结合这些一看,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各醉汉,但是这在正中午,就开始喝酒买醉了吗。

    面对着这种反常的买醉,很明显这醉汉,肯定有些难言难受之处才会如此买醉。

    万一刚才他喝糊涂了,在我背后面,发起酒疯,我可能也会遭受这无缘无故的攻击。

    难怪姜离会如此的紧张,直接一把拉起自己的。

    见雪清禾这伸长的脖子,姜离在一旁提醒:

    “看够了没有”

    雪清禾点点头,把身子缩了回去。

    醉汉嘴里面喃喃自语的,在说着什么,还做出挥手的动作。

    姜离在想是在叫服务员,但是现在这个那个小妹妹能应付的来吗?

    正巧这个时候,小妹妹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醉汉,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惊讶,而是対直的走向的醉汉。

    姜离连忙在一旁喊着:“不要回去,这个男子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等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姜离这语言,毕竟还是沟通不便,小妹妹在看过姜离一脸,脸上挂着微笑。

    但是并没有理会姜离的喊话,还是快步的走去。

    姜离赶紧叫雪清禾翻译,自己也慢慢靠近醉汉。

    还没有等雪清禾翻译,小妹米就搀扶这醉汉做下,还表现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

    嫌弃这说着什么,但是姜离从动作和表情来看,还是感觉的到,这两人是认识的。

    连忙的转头问雪清禾,刚才小妹妹刚才说的什么?

    雪清禾连忙挥手,叫姜离回来坐下。

    姜离可真是十分的懵逼的,回来的坐下。

    小妹妹把醉汉安抚坐下,就连忙转身往厨房走去,好像是在叫喊这谁出来。

    雪清禾小声的跟姜离说:“你猜,刚才他们的说的什么?”

    姜离察觉到雪清禾嘴上的笑意,虽然雪清禾有刻意在掩饰自己的笑意,但是从声音和嘴巴姜离还是感觉到的笑意。

    看样子的紧张的做法应该是闹出了什么笑话!

    姜离赶紧催促的雪清禾不要卖关子了。

    雪清禾见姜离这着急的样子,慢吞吞的说:“刚才小妹妹在搀扶男子的坐下的时候,说的是,爸,你又到哪里去喝酒了?”

    “我都不想管你了,我去叫你妈出来,好好收拾你”

    就在姜离和雪清禾两人谈话之际,一名看起来的大概有三十四十的女子的和小妹妹一起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姜离转头看着这名,身高起码有一米七五,体格壮硕的女子。女子边走边擦手,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

    面露凶光,一股凶神恶煞的气势,快步走向醉汉旁边。

    姜离即使不懂俄语,也大概知道女子的在在说些什么。

    看着这名头顶厨师帽,身上的围裙,有星星点点的油污。

    姜离十分的好奇,这名女子等会,会怎么做。

    这看见女子擦拭完手,一只手一把伸出,十分的准确的在醉汉这凌乱蓬松的头发里面找了醉汉的耳朵。

    女子手轻轻一用力,一拎。

    醉汉立马吃痛的跟着女子的手,站了起来。

    姜离看着一幕,不知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可能这就是感同身受把,看着就痛。

    姜离不知觉摸着自己的的右边耳朵,转头继续看着女厨师。

    然而雪清禾神不知鬼不觉也开始模仿起了女厨师,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姜离的左耳朵。

    这一举动,只姐让姜离吓的浑身一哆嗦。

    “清禾,你爪子?吓我一跳”

    雪清禾收回手:“这不是,让你感受一下吗,你不是看的这么认真,我直接让你亲身体验一把,岂不是很快乐”

    姜离并没有做出回应,而叫雪清禾一起先来看看这边后面继续怎么发展。

    醉汉在吃痛的情况下,直接气势如虹的准备开始骂骂咧咧,但是正准备他反抗。

    但是好像定睛一看,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刚才的气势一下消失的无隐无踪。

    就同一个充气的气球,刚刚充满了气,就被碰了一个针,就被泄气了。

    女厨师看见,刚才醉汉的那一幕,直接的更加表现的不愉快了。

    连在一旁看的姜离,都感觉到了,女厨师的脸上写着:怎么?还反天了,还有打我是不是?

    可能在耳洞的痛感和老婆的压力下,醉汉好像有点醒酒了。

    但是还会只能任由自己的老婆的咋骂。

    在经过一番思想教育下,醉汉在自己的老婆的搀扶下,带回了厨房。

    见突*况过去了,姜离也准备结账走人了,毕竟他们两个,在下午还有任务呢。

    但是正准备叫小妹妹出来结账的时候,女厨师出来了。

    站在一旁跟着店里,所剩不多的几桌人道着歉。

    影响各位就餐了,特别是对姜离和雪清禾表示了深表歉意。

    因为距离姜离和雪清禾的位置十分近,姜离和雪清禾接受了老板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