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八十二章 将夺笋进行到底免费阅读

第八十二章 将夺笋进行到底
    喝茶听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吹雪老师,我们会不会太过分了。”

    雪清禾总觉得,可能他们太过分了。

    当时老爷子下了狠手,她想拦都拦不住。

    “过分?

    清禾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被他逼到走投无路,破罐子破摔,

    应了秦总的邀请,当了人家的小白脸,你又该如何自处?”

    姜离转过头望着她。

    这个傻丫头,总是为别人着想,姜二叔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当老爷子得知,这个狗东西居然给姜离介绍十多个女朋友,就注定他今天的下场。

    “那还是算了吧,我不能没有你。”

    雪清禾抱住姜离的腰,脸蛋靠在他的肚子上。

    这个姿势有点微妙,令人想入非非。

    “大庭广众下,你给我老实点,有本事你回家试试。”

    姜离把这丫头扒拉起来。

    不过也没推开他,反而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来。

    臭丫头自己怕是不知道,她不经意间的动作,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呸,吹雪老师脑子里,净想些坏的。”

    雪清禾绯红着脸,原本酝酿的情绪,彻底烟消云散。

    在外面吃个饭,姜离还想那些事,好可恶。

    “回去再收拾你,先试试这家的牛肉,很有名的。”

    姜离把人扒拉起来,夹起一块烫熟的牛肉,在雪清禾的碗里蘸了蘸酱。

    随后用左手接着,右手夹到她嘴巴。

    雪清禾幸福的张开嘴,吃下那块承载着爱意的牛肉。

    美滋滋的。

    忽然,她感觉今天一点也不过分。

    都怪姜二叔从中捣乱,不然她和吹雪老师,早就走到一起了。

    “好吃吗?”

    姜离那宠溺的眼神,充满了爱。

    “好吃,吹雪老师你也吃一个。”

    雪清禾夹起一块牛腩,放到姜离的碗里蘸了蘸酱。

    随后如出一辙的,夹到姜离的嘴巴边。

    “吹雪老师,张嘴。”

    雪清禾速度不快,让肉在空气中晾一会,免得烫嘴。

    这些细节,她都跟自家吹雪老师学的,现学现用。

    “嗯,有点酸。”

    姜离吧唧了几口,评价道。

    “怎么会?我先前吃的明明不酸,是不是因为你喝了酸梅汁。”

    雪清禾有些无措,为什么她夹的会是酸的。

    “不信你尝尝。”

    姜离侧过头,手掌撑在雪清禾左椅子上,亲了上去。

    四目一扫而过,姜离左手往回一勾,将她拉了回来。

    “唔。”

    雪清禾的睫毛颤了颤,呆呆的愣住了。

    而姜离顺手划过接通电话,再捧着她的俏脸,忘情的亲吻着。

    至于酸不酸,谁知道呢?

    即便牛腩是酸的,在结合雪清禾的嘴唇后,那也变成甜腻的。

    雪清禾缓缓搂上他的脖子,忘情的回应的。

    至于被*曝光,不好意思,她早就想曝光了。

    还是姜离说,等《向往》节目自动曝光吧!

    趁着这段时间,他们还可以偷偷在外面玩。

    可以看看电影,去去游乐园。

    如果他们两个都曝光了,才是真的寸步难行。

    以目前姜离的热度,虽然不像雪清禾那样,红遍半边天。

    但也站稳了顶流的位置,妥妥的流量明星。

    “姜离?”

    电话里,依稀还传来,姜二叔的声音。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火锅的沸腾声。

    以及两个年轻男女,忘情地拥吻着。

    “姜离.....”

    等待了许久,压根没有回应。

    姜二叔有些不耐烦,做叔叔的亲自给你打电话,你接通了,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绝逼在,他都直接挂电话了。

    “吹雪老师,你好坏!”

    雪清禾皱了皱鼻子,嗔怪的锤了姜离一拳头。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只对你坏。”

    姜离熟视无睹的,把火锅里的肉捞起来。

    免得煮的太老。吃起来味道就没那么爽了。

    “吹雪老师,你说我们今天做的是不是太过了?”

    雪清禾绯红的脸,瞥见姜离已经接通的手机。

    杀人就得诛心。

    而最佳诛心方式,就是你明明知道*,却硬生生吃下这个亏。

    “我觉得不够,二叔应该还不够惨。”

    姜离嘻嘻一笑。

    然而电话那头的姜二叔,已经咬牙切齿。

    “可我们这么坑二叔,他会不会不高兴?”

    雪清禾全力配合姜离演出。

    这个坏蛋可真够坏的,还让二叔被动吃波狗粮。

    如果是视频通话,那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

    “呵,他还敢不高兴?

    他敢不高兴,你就去找爷爷,把他嫌弃你的事,添油加醋的说出来。

    我倒要看看,是他先生气,还是爷爷先生气,回头我再给爷爷买根铁拐杖,那根木拐杖打人不疼。”

    姜离毫不掩饰,把自己的目的,说给一旁的雪清禾听。

    “姜离,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姜二叔恼羞成怒的声音,从电话里咆哮而出。

    *,这*,要他的老命啊!

    被木拐杖打几下,都得疼上好几天,铁拐杖不得被打进医院。

    “哎呀,我手机怎么接通了二叔的电话。”

    姜离故作惊讶说道。

    “吹雪老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挂断电话,死无对证吗?”

    雪清禾说完之后,偷偷的捂着嘴。

    她家的吹雪老师好坏,不过她好喜欢。

    “哼哼,我都知道了。”

    姜二叔冷哼的说道。

    你们计划都暴露了,现在挂电话有用的话,是当他不存在的吗?

    “清禾,既然二叔都知道了。

    那我们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你去爷爷那边,记得要哭惨点,爷爷最疼你。

    二叔老想把你赶出姜家,免不了一顿好果子吃,我去给爷爷紧急定制一根狼牙拐杖。

    这几天应该能派上用场,我找高手ps的约会图,你先发给二婶,就说我们在京都亲眼所见。

    回头我们天天在家里,爷爷那么疼你,二叔如果要打我,记得帮我挡着。”

    姜离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气的姜二叔险些*,这他么的都是什么损招。

    这是他骄傲的侄子?

    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往他身上丢。

    甚至,居然躲在雪清禾的背后?

    “吹雪老师,你全部都说出来,万一姜二叔录音了怎么办?”

    雪清禾继续提醒道。

    而电话那边的姜二叔,已经准备事后打电话,找运营商拿到这段录音。

    “清禾,你被二叔绑架了,就对我眨眨眼,我马上找爷爷来救你。”

    姜离随手一伸,挂断姜二叔的电话。

    两人纷纷发出欢快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