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顶流开始出圈, 第二章 《平凡之路》免费阅读

第二章 《平凡之路》
    :..>..

    “我有个朋友,是一名消防员,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职业。”

    姜离深呼吸尽量平息情绪,如今他依然恍如昨日,活的很不真实。

    “姜离,你的吉他。”

    正此时,一个带着工作牌的女孩,大概二十七八岁。

    一身包臀职业装,额间冒着密集的细汗,从后台小跑而来。

    她把吉他交给姜离,又匆匆小跑离去。

    这个看似很平常的行为,却令姜离愕然不已。

    他对这个女孩,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姜离打量一眼吉他,其上有他的名字,估计为原主所有。

    后台不可能没吉他,如果这把原主的吉他,是从后台拿来,不会需要好几分钟。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是女孩特意取来的吉他。

    姜离使用天王体验卡后,仿佛被醍醐灌顶,从新手玩家,直升全服前十。

    动听的前奏,在他指尖拨动,随之响彻整个音乐广场。

    唯有他手中吉他,绽放着一个新的故事。

    徘徊着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viavia

    易碎的

    骄傲的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

    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viavia

    谜一样的

    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

    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曾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

    一首《平凡之路》,配合姜离天王级实力,瞬间点燃全场。

    姜离没选那两首歌,并不是那两首歌质量不行。

    而是两首歌虽然划算,但他想任性一回,跟曾经的那个他,做个告别。

    “这首歌,敬献给平凡而又伟大的你们。”

    一曲毕,姜离不禁眼眶湿润。

    世间平凡人千千万万,他们却做着不平凡的事。

    他们有的甚至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而已。

    “阿离哥,能讲讲你朋友的故事吗?”

    坐在前排的青年男女,不自觉回忆往事,与《平凡之路》产生共情。

    平凡之路,注定不是一条平凡的路,这不过是:

    小时候,我们想成为孙大圣、超人,那些神通广大的人物,幻想着拯救世界。

    懂事后,我们想成为科学家、警察、军人,报效祖国。

    高中时,我们不管不顾,一心考上好大学,看尽人间繁华。

    进入社会后,我们本想一展宏图,却总是怀才不遇,不被理解。

    但在时光的冲刷中,最后我们才发现,自己只想安稳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

    所谓平凡之路,绝不是一条平庸之路。

    大浪淘沙,以前的一个个模样,都已随波逐流。

    你可还记得,曾经的模样?

    ......

    姜离缓缓起身,打算把这个故事讲完,即便是一段,不愿回忆的往事。

    台下的粉丝们,都认认真真的望着。

    即便演唱会已经到结束时间,却没有一人离开。

    “事情的起源,得从一场原木厂的火灾说起,火灾的起因,就只是一个烟头。

    原木厂的木材,与其他的可燃物不同,它不只是把明火扑灭就行,木材有很大的几率复燃。

    如果不用水一直补刀,可能过一阵,木材又燃起来。

    因此消防员需要用水,淋到木材彻底断绝复燃可能。

    而我的朋友,在这场救火行动后,再也没能站起来。

    如果要我用一个词形容他们,我愿称之为‘逆行者’,它代表义无反顾,代表无惧、无畏和无私。”

    姜离仰了仰头,让泪水倒流回去。

    在他朋友离开后,就只剩下年迈的父母,老无所依。

    百善孝为先。

    终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忠孝不能两全。

    ......

    “愿大家远离火灾,幸福平安,演唱会到此结束,谢谢。”

    姜离情绪不高,给粉丝们行了一个谢幕礼,转身离去。

    他抱着吉他穿过后台,耳边隐约传来骂咧声。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

    他从后门溜出去,行走在路灯之下,行单孤影,是那般孤寂。

    这个陌生的世界,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

    甚至连个人都不认识,他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更不知家在何方?

    “滴滴滴”的汽车喇叭,从姜离身后传来,一辆蜀a开头的黑色保姆车,缓缓同行。

    “上车。”

    熟悉的声音,从车内响起,姜离悄然回头。

    车里坐着的人,不正是给他送吉他的小姐姐。

    他们真是熟识?

    姜离满怀警惕的,坐上了漂亮小姐姐的车。

    男孩子一个人在外,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除非是个大美女。

    紧接着,西装小姐姐起身,把车门关上,车辆启动。

    车内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似她身上的味道。

    “姜离,你什么情况,为什么临时换歌?我知道你不喜欢商演,可是这次真的推不掉,你能不能别自主主张。麻兜秦总给我来电,说要雪藏你,让我直接放弃你,这么大的人,做事还不知轻重!”

    蒋清儿恨铁不成钢,她真拿姜离没办法。

    这是她经纪人生涯五年以来,遇到最糟心的事,姜离这人做事压根不跟她商量。

    搞得公司是他家开的似的。

    顶着“天王”的虚衔,彻底飘了,这遇到雪崩了。

    “雪藏?挺好的。”

    姜离初得系统,说句实在话,他对于唱歌没兴趣。

    每次上台化妆两小时,不比往火里冲难受?

    “阿离,不是清儿姐说你,你跟麻兜传媒还有三年合约,你知不知道三年,在娱乐圈意味着什么?”

    这差点给蒋清儿气出心脏病,她就没见过这么难搞的艺人。

    连雪藏都说得轻描淡写,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清儿姐,我自己有房产吗?”

    姜离满怀期待的问道。

    ......

    你在想屁吃!

    平时不接商演,又爱给公司惹麻烦,你还想买房子?

    怕是没睡醒。

    姜离心领神会,堂堂“天王”级歌手,连套房都没。

    混这么惨,不当也罢。

    随即他掏出原主手机,点开手机银行。

    幸好科技发达,可以用指纹解锁,否则他去哪搞密码?

    回头带着银行卡,去银行把原主密码全改了。

    经纪人蒋清儿,则坐在一旁生闷气。

    遇上姜离这种艺人,她倒八辈子血霉。

    怕不是上辈子刨了他的坟,运气才能这么背。

    姜离进入手机银行,点击查询余额,立马进行指纹验证。

    几秒后,手机界面一转,显示出原主的余额。

    七位数?

    这他么也太穷了吧!

    七位数余额,还是1开头,你他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天王”级艺人。

    随便去小区当个保安,不比你当艺人赚钱来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