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新海月1 《逐道在诸天》 第一百零七章、意外收获,内容摘要:望着眼前老农一般打扮的老者,李牧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道门中赫赫有名的玄元真人想想李牧都绝对不可思议,恒山都被收复了,逃窜的恒山派一行人居然还不知所踪永乐宫门口,身着道袍的李牧朗声说道:“广宁华山派李不牧,特来拜访玄元真人

第一百零七章、意外收获
    ()  望着眼前这座“西衔雁门,东连太行,南障三晋,北瞰云代”的“人间天柱”、“塞北名山”,李牧就五味俱全。

    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快,说好的横扫山西魔教分舵,结果五岳剑派才刚刚开始行动,魔教四散而逃。

    看似震慑于五岳剑派的威势,实则却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应对方法。

    三晋之地那么大,就五岳剑派这两三千人马,如何能够将他们清缴干净?

    迫不得已,李牧只能选择先收复恒山,顺便向武林宣布:五岳剑派开始战略大*了。

    “定闲师妹,还没有找到灵清师太她们么?”

    想想李牧都绝对不可思议,恒山都被收复了,逃窜的恒山派一行人居然还不知所踪。

    连自己人找不到,指望依靠恒山的情报网络,找到魔教余孽聚集地,再加以剿灭就更不用指望了。

    有时候李牧甚至怀疑,将这帮尼姑拉入五岳剑派就是一个错误。她们更应该吃斋念佛,而不是参与江湖纷争。

    “李师兄,这次魔教来袭我们的损失非常大。各地的情报网络全部瘫痪,就连以往积攒的人脉关系都所剩无几。

    所以……”

    不需要所以了,就定闲那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李牧就知道准没有好消息。

    江湖门派能够在地方上立足,并且获得众多世家大族的支持,最重要的就是强势。

    这波恒山派被魔教打得五劳七伤,直接将虚弱暴露在了世人面前,地方大族不买账也是正常的。

    人家给你交了保护费,就是维护自家安全,好免受江湖中人骚扰。以恒山派现在的实力,明显不能够给大家带来安全感。

    丧失了敬畏之心,保护费就不好收了。要是恒山派接下来处理不好,后面的日子怕是就要不好过了。

    某种意义上说,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证明灵清师太她们还活着。

    若是已经死了,这样的战绩,魔教早就宣扬开来。

    李牧安慰道:“师妹勿急,魔教才刚刚退却,师太她们或许还没有收到消息。可能再过些日子,她们就会返回恒山。

    现在我们还是讨论一下,该怎么清缴魔教余孽吧!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必须要将魔教贼子连根拔起,免得后面遗祸无穷。”

    定闲点头应道:“是,师兄。”

    ……

    说是商议,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李牧在说,其他人只是负责听。

    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他们尚未适应自己的新角色,依旧把自己当做一名普通弟子,只知道听从吩咐。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只要目的达到了,何必管别人怎么想呢?

    魔教主力又不在山西,就连原来的山西分舵都被抽走了大量的好手,只要把他们揪了出来围剿起来并不困难。

    五岳剑派加上收拢的山西武林残存正道人士,以及倒戈过来的墙头草,在李牧的部署之下,开启了拉网式围剿。

    寻人的手段非常粗暴,直接向地方世家大族要消息。不怕他们不配合,现在正道占据了上风。

    甭管之前是否和魔教有勾结,现在若是看不懂局势,不是全家“突遭瘟疫暴毙”,就是被“魔教妖人灭门”。

    刚刚进入山西,就有两个举人之家被杀鸡儆猴,用来祭了旗。

    文武百官暴动,不光是正德皇帝吃独食敛财,正邪两道的霸道作风,也令文官们感到了深深的忧虑。

    面对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武林高手,文官们完全没有安全感。何况皇帝还在背后推波助澜,那就更不能忍了。

    ……

    永乐宫门口,身着道袍的李牧朗声说道:“广宁华山派李不牧,特来拜访玄元真人。”

    洪亮的声音,仿佛被赋予了特殊的穿透力,覆盖了整个永乐宫。

    都是*出来的。进入恒山之后,李牧就不断拜访道门前辈。无论是山野散修,还是名门大观,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可惜他这位在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华山少掌门、除魔联盟盟主,却是吃了无数闭门羹。

    这帮不关心天下大事,一心苦修寻觅长生的死宅们,根本就没有听说他这一号人物。

    闭门羹吃得多了,李牧也总结出了经验。礼仪不礼仪的往后放,反正这帮隐修前辈们也不在乎。

    眼前这身装扮,一开口就自报家门,都是增加成功率的利器。

    一个江湖中人找人家论道,和道门同道上门论道,受到的待遇显然是天差地别。

    反正也不算欺骗,李牧确实是华山门下,货真价实的道门传承。虽然未入道家门墙,但是也不影响他打着道家旗号上门讨教。

    不多久时,一名道童打扮的少年走了过来。道了一声“无量天尊”,然后不卑不亢的说道:“真人已经在重阳殿等候了,李道友请跟我来!”

    名门出身就是不一样,若非打着广宁华山派的旗号,恐怕就算能够被接待,也断然不会在重阳殿。

    看着破败的宫殿,李牧都有些不敢相信,这里居然是吕祖故里,全真三大圣地之一。

    本该作为花园的内院,现在也变成了菜地,不远处还有道士在进行劳作。

    从小道童口中得知,作为全真圣地的永乐宫,现在里里外外加起来一共就那么八名道士。

    看着画面就知道,都是靠自食其力为生,仆从杂役自然是想都不用想。

    原因自不用说,全真遭到朝廷打压之后,朝中的达官贵人们就不在上门。

    偏偏又遇到了一帮“爱来不来,不来拉倒”的道士,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苦修上,压根儿就没有心思经营香火,衰败也就很自然了。

    凡事有利有弊,正是因为衰败的厉害,永乐宫才能够在正邪大战中独善其身。

    恒山上但凡香火鼎盛的寺庙,现在都被劫掠一空,运气不好的甚至惨遭灭门。

    穷得叮当响的道观,实在是没什么好抢的,魔教中人都懒得上门,反倒是幸存了下来。

    望着眼前老农一般打扮的老者,李牧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道门中赫赫有名的玄元真人。

    不过奇葩道士的见得多了,李牧的适应力也提升了上来,还是上前见礼道:

    “见过真人!”

    老者呵呵一笑道:“道友是不是很失望,玄元就是一普通老头子,并不是你想要寻找的世外高人。”

    “前辈过谦了。前辈能够将修行融入生活,还不算高人,天下又有何人敢称高人呢?”

    这可不是李牧在吹捧,哪怕只是第一次见面,他也可以肯定眼前这位老者的修行境界不低。

    别的都可以撒谎,武功却骗不了人。若非大家的内力同源而出,又有金手指的辅助,李牧几乎感应不到他会武功。

    天下高手李牧也见得多了。无论是魔教的独孤青云,还是少林的圆聪方丈,又或者是华山的宁清羽、风清扬,他们都做不到这一步。

    玄元真人笑道:“我可以认为道友这是在自夸么?

    老道苦修了五十载,才能够勉强做到入微。道友如此年轻,都摸到了这一步,看来我道门又要出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被误会了,李牧有些哭笑不得。解释是不可能的,玉碟的秘密他可不敢暴露。

    一个是靠外力达到,一个是凭借自身的领悟所致,双方的差距决对不是一星半点儿。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多了一个可以请教的人,摸清前路也会更加顺畅。

    “敢问前辈,何为入微?”

    “道法自然!”

    说完,只见玄元真人对着附近的菜地一指,继续解释道:“这些都是自然,包括你我也是天地自然。”

    李牧若有所思,似乎有些懂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道法自然”的命题实在是太大了。每个人的领悟都不一样,在玄元真人眼中天地万物皆是自然。

    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那么能做到身融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心境到了这一步,在他手中全真心法那就真开挂了。如果不是世界限制,或许眼前这位老道已经踏入先天之境。

    即便是被卡住了,他也是李牧所见到的所有人中,武道境界走得最远的人。

    想想也是醉了,武功境界最高的人,居然不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也不是朝廷苦心培养出来的打手,而是名不见经传的道士。

    当然,境界不等于战斗力。真要是打起来,玄元真人未必是最强的,但是他的心境却是最强的。

    李牧慎重的行了一礼道:“多谢真人指点迷津!”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

    虽然这不是李牧的道,但从旁侧击却是可以的。李牧有一种感觉,今天的交流对自己很重要。

    或许眼下对自己的修为没有帮助,但是等修为到了一定境界,这就是最宝贵的财富。

    天道之下,一啄一隐。

    受限于天地衰退,长生路断。同样是因为路断了,大家才能够精心思考,追求精神境界上的突破。

    真要是到了仙神纵横的世界,大家都忙着追求长生不朽,追求毁天灭地的力量,反倒是无法静下来感悟天地自然。

    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的论道就更加顺畅了。

    怀着请教的心思,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都被李牧拿了出来,搞得玄元真人都有些怀疑人生。

    若非心境修为足够高,恐怕他都要忍不住赶人。可惜李牧好像浑然不觉,依旧自我感觉良好。

    或许是感到不够,李牧还将其他道士也拉了进来,每天讨论的热火朝天。

    道途相左的时候,吹鼻子瞪眼也不在少数。场面那是十分精彩,搞得华山派众人都以为自家少掌门要出家修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