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逐道在诸天, 第二十一章、五岳会武免费阅读

第二十一章、五岳会武
    少林、武当两个大boss不搞事情,其他江湖中人自然不敢折腾,华山武林大会在波澜不惊中*结束。

    伴随着大会结束,华山派的威名,也随着众多宾向整个江湖扩散。

    仿佛在一夜之间,“拳出少林,剑归华山”的说法,就了响彻大江南北。

    作为本次大比的主角之一,李牧也蹭了一回热度,直接被誉为“年轻一代最天才的剑”。

    单纯从年龄上来看,这个赞誉更适合放在风清扬身上,只不过大家默契的将那个挂逼踢出了“年轻一代”。

    没有办法,二十多岁的绝顶高手,实在是令人绝望。要知道众多武林才俊,这个时候大都停留在二流境界。

    和这样的*对比,除了自寻烦恼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既然比不了,那就干脆将他踢出去好了。

    如果遇到江湖同辈称呼风清扬为“前辈”,不要奇怪那都是正常操作。被打击得受不了,大家不得不给给风清扬长辈份。

    送走了众多宾,五岳会武才刚刚开始。从这方面来看,宁清羽的手段就高出了左冷禅不只一筹。

    就算是要敲打小弟,那也是关起门来进行。要是当着众多江湖同道的面进行,威风固然是威风了,可同样也让外人看了笑话。

    既然是联盟,那么对外的时候大家就该是一个整体。联盟中的小弟没了面子,作为盟主又何尝不是丢了皮面。

    或许是出于五岳团结的考虑,担心不在状态的蔡、姚两人搞出事来,宁清羽临时将代表华山派出马的领头人变成了李牧。

    带着一帮师兄去同四派弟子切磋,想想也是醉了。本着“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李牧直接代入了状态。

    “诸位师兄,蔡师兄和姚师兄闭关,同四派交流的重任就落到我等身上。不管怎么说,为了我华山派的名头,这次比斗也不能输。

    这次四派过来的都是门中精英,其中嵩山左冷禅、衡山莫大、泰山天门、恒山定静均已突破一流,就由师弟我负责。

    剩下的四派精英弟子,就要交给诸位师兄了。原则上我们是友谊第一,大家切务伤了和气。”

    征询意见不存在的,李牧才不想自找麻烦。虽然自己是掌门任命的领头人,可是在门中的声望还是太浅了,想要令所有人服气根本就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直接做决定好了。反正李牧也不怕有人存在不同意见,左冷禅、莫大、天门、定静四人,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就算是想有不同意见,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拳头是否够硬。若是强行接下任务,又在比斗中输了,那可没有好果子吃。

    事实上,单纯论个人*资质,在场的众位师兄未必比这四人差,华山派的武功更在四派之上。

    可问题是这四人分别是四派倾力培养出来的,从小享受道的资源都要丰富得多,前期自然占优势。

    如果把这个时间往后推二十年,谁强谁弱那就很难说了,毕竟华山派的武功讲究的是厚积薄发。

    原著中岳不群若不是压力太大、心态失衡,又要分心大量杂事,影响到了武功*,恐怕未必没有机会问鼎绝顶,同左冷禅一较高下。

    “李师弟言之有理,蔡、姚两位师兄闭关,由师弟出手同这四人切磋最为合适,剩下的就由我等自由选择吧!”

    王不尧开口附和道。这个结果既在众人意料之外,又在大家意料之中。

    虽然因为王不尧在大比中输给了李牧,丢了面子;可是在那一战中也找到了前路,收获远大于些许面子。

    一旁的封不平略微有些不爽的说道:“李师弟安排确实妥当,就这么办吧!”

    不过这份不爽并非是针对李牧,而是对着王不尧去的。李牧看似做了安排,但实际上只是安排了自己,而王不尧却替他们做了决定。

    被代表,还是被一名气宗弟子代表,作为剑宗弟子的封不平没有意见才怪。

    可惜,在这里他的话语权有限,除了用语气略微发泄不满外,什么也干不了。

    想要改变王不尧的提议可以,到擂台上打一架就行了,谁赢了听谁的,同辈弟子处理问题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这一幕,李牧已经见怪不怪了。门中剑气两宗虽然斗得厉害,但是在宁清羽的压制下,高层还保持着克制,秉承着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

    到了下面,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年轻气盛的华山弟子似乎点偏了天赋,一个个都喜欢“君子动手不动口”。

    说服不了对方,找地方干一架就行了。貌似这个坏头,就是从“蔡、姚”两人开启的,一直延续了十来年。

    ……

    作为东道主,李牧率先飞跃上了擂台,向左冷禅发起了邀战。

    “左师兄,请赐教!”

    柿子要挑软得捏,但是猕猴桃却必须挑硬得买。相比莫大、天门等人,原著中的五岳盟主明显更有吸引力。

    机会难得,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往后再想要正大光明的揍左冷禅就难了。

    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悲惨命运的左冷禅,彬彬有礼的回复道:“李师弟,请了!”

    当着众多长辈的面儿,两人谁都不愿意先出手,一时间就竟然对峙起来比拼起气势来。

    按理来说,仅仅只是二流后期的李牧内功远不如左冷禅,比拼气势明显是吃亏了。

    可惜凡是都有例外,前面的几次比斗,李牧进一步明悟了意境的玄妙,哪怕仅仅只能动用一丝,那也让他在气势比拼中不落下风。

    见奈何不了对方,两人近乎同时出手。一时间擂台上莲步生风,似浮扁掠影,场面甚是精彩。

    交手十几个回合之后,只见李牧突然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直接冲着左冷禅右臂而去,躲无可躲。

    眼看就要出现断臂之厄,场下众人的神情也凝重了起来。尤其是嵩山掌门左冀高,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李牧微微一笑,剑身突然翻转九十度,直接拍打在了左冷禅右手上,击落了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