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囚爱代嫁妻, 第450章 知道你不喜欢太招摇免费阅读

第450章 知道你不喜欢太招摇
    ()  牧林静那边很快就给了答复,同意了他的邀约。

    第二天,他特意收拾了一番才去接牧林静下班,见到他换了一辆车,牧林静还打趣道,“最近品味有所提升,终于不开那么扎眼的车了?”

    他笑着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知道你不喜欢太招摇,特意换的,感觉如何?”

    这还真是让牧林静受宠若惊,湛二少居然还知道她的喜好。

    魏雨萌没告诉她,湛奕辰曾经打听过她的喜好,就是想让她自己感受,感情嘛,总得是在无意识之间悄然产生才能被发现,越是刻意,反而适得其反。

    “我们去哪儿?”

    系好安全带,她询问湛奕辰有什么安排。

    “当然是先去吃饭了,我知道你喜欢一家饭店,那的老板跟我熟,去吃饭不用排队。”

    他带着牧林静去的地方就是那次遇到魏锦,好好的一顿饭被打搅的饭店,从魏雨萌口中得知她们上次没有吃好,湛奕辰当即决定投其所好,带她把上次的饭补上。

    坐在vip包厢里,如果不是肚子不够大,牧林静恨不得把招牌菜全都点上,当然也考虑到是湛奕辰买单,所以她没有口下留情,选择了几道自己平时舍不得点的菜。

    而湛奕辰点的,却恰好都是她爱吃的。

    她没想那么多,只以为两个人的口味相似,上菜之后就大快朵颐。

    席间,她还不忘问问公司现在的情况,只是关于湛莫寒他们设计姜思雨的事情,湛奕辰并不知情,他只是说了几句,就把话题转到了自己的项目上。

    “下周我要出差一趟,你想不想跟我去?”

    牧林静抬头打量着他,“你又不是没有助理,*嘛跟你去,再说我也不是你部门的人,对你的项目一窍不通啊。”

    湛奕辰可没有想这么多,他纯粹是想趁着公事带牧林静出国,以正当的理由增加两个人独处的时间,显然,牧林静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达成目的就好,过程怎么样无所谓。

    “我的助理请假了,这个项目我不放心别人跟进,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大哥把你调过来跟我几天。”

    说话的艺术就是这样,分明是“假公济私”,偏偏让牧林静感觉到了他莫大的信任,当即就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他的小助理被老板强行休假,原本出国几日游的机会直接易主。

    牧林静还全然不知,饱餐一顿之后就和他离开了饭店,本打算回家的两个人远远地看到了马路对面一打扮风尘的女人,觉得甚是眼熟。

    她拉上湛奕辰一起看,“你觉得眼熟吗?”

    湛奕辰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感觉不是很强烈,不过看了看那个女人进的ktv,他笑道,“你要觉得眼熟就跟过去看看,那家的老板我也认识。”

    牧林静还真的跟了上去,凭着湛奕辰的金卡,两个人选了那个女人进入的包厢隔壁,还把老板叫了过来。

    这老板也不是什么地道人,直言每个普通包厢里都有针恐摄像头,除了满足他个人的一些不良癖好之外,还会把视频发到一些低俗网站上赚点脏钱。

    牧林静听的心里直爆粗,还是要忍住脾气问道,“刚刚进去包厢的女人你认识吗?”

    提起这个,老板满脸嘲讽,还带着些尾琐,“那是自然了,我们家新来的公主,生意好得很。”

    牧林静有些不耐烦,“我是问你她叫什么?”

    老板反而一笑,“做这种工作谁会留真名啊,您要是想看看她是谁,我直接把监控调来给您看看就成。”

    说着,不等牧林静拒绝,他已经把隔壁房间里的监控调取了出来,还没等她看,那种少耳不宜的声音就从手机了冒了出来,听得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老板俨然是过来人了,直接把手机放在桌上,“您二位慢慢看,有事再叫我。”

    场面一度尴尬,牧林静有一种和湛奕辰躲在这里看什么长针眼的视频的错觉,事实上也和那种情况差不多了。

    湛奕辰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但还是把手机拿了过来,“你要看看吗?”

    牧林静心里天人交战,她当然是拒绝的,可是这事关那天魏雨萌差点被堕胎的事情,她纠结了许久,还是把手机拿到了自己面前。

    本这是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心态,她粗略的瞄了一眼,高清的视频里,魏锦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房间里几个男人的身影重叠,场面一度让人血脉喷张。

    确定是魏锦之后,她赶忙把手机关了,脸上已经烫的不行。

    见她这个模样,湛奕辰反而有些想笑,“怎么样,确认了吗?”

    捂着自己发红发烫的脸,她摸摸点了点头,“就是魏锦。”

    当时在医院里魏锦穿的是一身白大褂,刚刚在门口她是一身*服,想必是玩什么cospy,她才那副打扮,但是当时牧林静去看过医院的监控,所以对她这个身影颇为熟悉,在门口远远看了一眼就起了疑心。

    为了避免尴尬,她主动把来龙去脉告诉湛奕辰,也好让他们两个都从刚刚看监控的尴尬中缓过来。

    湛奕辰得知缘由,也觉得应该好好的查一查,那件事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

    “既然如此,咱们等一等,等隔壁完事了,我们去找她谈谈。”

    等待的过程尴尬又漫长,尤其是等这种事情做完,牧林静觉得自己已经是尴尬癌晚期了。

    好在湛奕辰没有说什么轻佻的话,否则她肯定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终于等到隔壁包厢里几个男人神清气爽的出来,路过他们包厢的门口离开了ktv。

    湛奕辰这才拉上牧林静去了隔壁,推门而入,扑鼻而来的一股爱昧气息差点让牧林静打了退堂鼓,包厢里一片狼藉,地上都是魏锦身上那*服的碎片。

    而那边的软座上,一个女人正蜷缩着身子轻喘,似乎还没能缓过来。